回忆往事,缅怀仁厚的大师来新夏先生

回忆往事,缅怀仁厚的大师来新夏先生

沈国强

2017331,是来新夏教授仙逝三周年纪念日。来先生是学界泰斗,著名学者,纵横历史学、图书馆文献学、方志学三学,自成一家。为缅怀他的品德,抒发我们对他的感激之情,特作此文。

来新夏先生,浙江省萧山县人,192368日出生于杭州市。他从小受到严格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,1946年毕业于北京市辅仁大学历史系,是著名的历史学家范文澜教授的研究生,后又师从陈垣、余嘉锡与启功大师。1949年,经范文澜的推荐和南开大学历史系主任吴廷璆的邀请,来先生来到南开大学历史系任教,主要讲授目录学课程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他下放在南郊区翟家甸村,被迫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教育工作。1979年,党中央开始落实干部、知识分子政策,他又回到南开大学,并于同年创办了南开大学分校图书馆学系,担任系主任。1983年,他创办了南开大学图书情报学系,被学校任命为图书馆馆长,兼任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。1981年,他倡议成立天津市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,并担任常务副主任工作;1983年,他创办了刊物《津图学刊》,任主编。

我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197942日。他当时在科学大会堂做了关于目录学的精彩演讲,让我深受震撼。南开大学分校图书馆学系刚成立的时候,他两次邀请我到南开大学主楼101阶梯教室,给二百多名南开大学图书馆馆员、分校图书馆系本科生讲工具书使用法,来先生亲自主持。借这个机会,我有幸与来先生相识。19833月开始,他调到南开大学图书馆工作,被学校任命为馆长,兼任图书馆学主任、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。从此,我作为来先生的馆员,得以与他朝夕相处。我工作的外文编目部与馆长室直对着,他和我们馆员一样作班,我每天都能见到他。他是馆长,又兼任出版社长、总编辑和图书情报学系主任,工作头绪多,十分的繁忙,但他总是安排稳妥,有条不紊,一丝不苟。他始终坚持这种认真勤奋的工作作风,一直到他1992年离休。在相处的日子里,我对先生的学识与人品高山仰止;他高大而魁梧的身躯,气宇轩昂,神彩奕奕,风度翩翩,他的音容相貌,至今记忆如新;他有学者凤范,在探讨学问时,非常严肃认真,但在生活上,他关心馆员生活,对人仁爱、厚道、热情,让我们心怀感激;他以诚待人,让我们难以忘怀,从心底里信任他;他高亢、朗朗的讲话声,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。

在担任多种领导职务期间,他非常重视人才队伍建设,是广揽人才、尊重与爱惜人才的伯乐。

他刚刚担任南开大学分校图书馆学系主任时,系里没有专业教师和专业设备、也没有教材、专业讲义和参考资料,只有郝瑞芳、刘铁锚两名助手。对此,他多方打听,招聘专业人才。他派他的学生曹焕旭(1963年南开大学历史学系毕业,1983-2000年,曾任南开大学图书馆副馆长)到天津市图书馆找到刘久昌(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1963年毕业、《图书馆工作与研究》刊物主编、天图馆长)、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主任吴慰慈。通过他们,他了解与掌握了图书馆专业人才所在单位的情况。当时,散落在天津市的图书馆学专业人才有:王荣授、杜平、钟守真、沈国强,刘尚恒,还有刘祖铭、吴菡娣等老馆员。为了教学,他招聘了1958年于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、曾在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工作的王荣授,1958年于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、曾在天津市图书馆编目部工作的杜平,还有1961年于大连理工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的王崇德。王崇德长期从事科技情报实践工作与研究,后来担任南开大学分校图书情报学系主任、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,学术造诣高,科研成果累累,出版论著多部,发表文章与论文150多篇。

来先生同时也对图书馆进行了人事制度改革,为适应现代化图书馆建设需要,他聘请了辅仁大学历史系1946年毕业的端木留、武汉大学中文系1956年毕业的林惠华、南开大学中文系1961年毕业的贺恒祯、南开大学中文系1963年毕业的王宗志、复旦大学中文系1974年毕业的李广生等一批高学历人才到图书馆工作,还公开招聘了大学研究生、本科生以及中专生,建立了老、中、青相结合,哲、经、文、理、工等多学科合理搭配的教学队伍。南开大学图书馆一时间人才济济。

1983年,在南开大学图书情报学系成立后,他又从外面调来了钟守真(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1960年毕业、系主任)、杨子敬(南开大学历史系1954年毕业、教授)、柯平(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,南开大学信息资源管理系主任,教授)、胡安朋(安徽大学化学系1964年毕业、研究馆员)。他们后来都成为系里的骨干力量。

在八十年代任图书馆长期间,来先生为南开大学图书馆办了一系列大事,使得图书馆面目一新。首先,他接受香港慈善家邵逸夫先生出资一千万港元的赞助,盖成南开大学新的研究性图书馆,称为逸夫楼。其次,他始终秉承南开大学“允公允能,日新月异”校训精神,坚持进行管理改革和创新。这主要包括:实行公开馆员招聘制度;推行开架借阅制度;实行定额、定量工作制度;奖惩分明,搞创收项目,并于1984年第一次给馆员发了奖金。1988年元旦,图书馆第一次举办庆祝新年联欢晚会。在会上,来馆长致新年贺词,他说:“1988年即将过去,新的一年就要到来,在此,我向大家表示热烈的祝贺,祝大家新年健康、快乐,在新的一年获得新的进步,把图书馆建成现代化的研究型大学图书馆。”他当时热情洋溢的讲话,鼓舞了在场所有馆员。

来先生是位大学问家。他热爱学术、痴书如命、甘心寂寞、博学多才,是后辈之楷模。他在学术上成果丰硕,在学界出类拔萃。他著作丰硕,出版有关历史学、图书馆文献学、地方志、目录学等专著一百多部,其中多部是新中国成立后相关学科的第一部,为学术发展开拓出一片新天地。

在他八十辰庆寿时,大师启功为他赐以祝寿诗:

难得人生老更忙,新翁八十不寻常。

鸿文浙水千秋盛,大著匏园世代长。

往事崎岖成一笑,今朝典籍满堆床。

拙诗再作期颐颂,里句高吟当举觞。

80岁后,他仍然笔耕不辍,著书立说,又撰写了《古典目录学》、《方志学概论》、《中国古代图书事业史》、《目录学读本》、《旅津八十年》等,主编了包括天津各区(县)地方志在内各省的县地方志数十部。同时,撰写了800余篇的随笔,如《冷眼热心》、《交融集》、《出枥集》、《依然集》等。他的随笔借事抒情,夹叙夹议,内容十分丰富,富有心灵史意味。他回归民众,融入民众,妙语连珠,分析透彻,情感真挚,文风别具一格。

人到八十,称为耄耋之年。而来先生在八十岁仍有如此意气,其精神正如明代诗人程嘉燧云:

莫言八十渐衰老,叱吒可走千貔貅。

相逢掀髯但一笑,意气尚欲横九州。

来先生88岁“米寿”时和大家说:不要以为九十就快到终点,其实只不过走了一半。他以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自勉,曾当众盟誓说:“有生之年,誓不挂笔。”

如今,虽然他离开我们已三年,但他的人格魅力,他的治学精神,他的丰硕成果,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,永存在学术界,永存在我们的心中,值得我们学习继承,发扬光大。我今年八十岁,还未走到“一半”,也要学习他笔耕不辍的精神,继续耕耘,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,写出有意义的作品。

  

作者简介

沈国强,男,1937年生于广东省连州市。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(今信息管理系),曾在天津图书馆、南开大学图书馆工作。研究馆员,中国图书馆学会、情报学会会员,已发表有关图书馆文献学、目录学的论文、文章百余篇,出版专著5种,其业绩已收入《东方之子》、《中国图书馆学、情报学、档案学人物大辞典》、《中国人物辞典》、《北大人》等名录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