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舞与养生-沈国强

  跳舞与养生

沈国强(原南开大学图书馆)

跳舞是一项欢快而健康的文娱活动。我从小学就开始接触这项活动。1949128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一部解放连县,进入连州镇。不久,成立县政府。1950年,为庆祝元旦,县政府在东较场举行庆祝大会。当时,我在燕喜小学读五年级,学校为参加庆祝会,组织了秧歌队,我与张承舆、曾宪德、龙书萍、杨玉金、张惠霞等参加了秧歌队,我们化了淡妆,腰围红丝帯,头戴毛巾,与燕小的老师、同学一起,沿着公路、街道,去参加会,我们是边走边扭着秧歌跳到会场。大会散会后,又沿着东山街、湖南街、中山南、北路、爱民路游行,我们是边游行边跳。不断地跳,没有停顿,当时,天气还是大晴天,我们跳时,穿着衬衣,仍然很热,都跳出汗了,身上流的汗把衬衫都湿透了。教舞蹈的老师(女)为我们准备了开水。在街道上,我们年青、单纯,对新中国、共产党充满信心,期待,心中愉快,全心全意的为观众表演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表演舞蹈,对我今后的舞蹈生涯影响很大。19529月,我报考与升入连州中学。在初中三年学习生活,是终生难忘的,特别是处在青年时代,男女生思想单纯,要求进步,有上进心,有激情,充满幻想与活力,我们经常利用课余时间,男女生围成一圈,一起跳青年舞,唱起歌曲:“找也找,找到一个好朋友,……”,男生邀请女生,手挽手,跳起来。而我特别的激动、积极,心中无邪念地与女生交往,谈笑。不久,苏纳老师组织了民族舞蹈队,我被选中,与朱明光等同学参加了表演苏联红军舞、俄罗斯民族舞,我们八个男女同学身穿苏联俄罗斯民族服装,头戴帽子,经化妆,变成俄罗斯人。跳红军舞时,穿军人服装,全是男生,要做下蹲、踢腿、旋腿的高难动作,每次表演后,一身是汗,将衬衫湿透,但心里真是痛快。我们配合政治运动,经常到工厂、街道、农村表演。因在中学参加业余舞蹈队,使我对舞蹈产生了兴趣,同时,使身体得到锻练。

1957年,我经过勤奋、刻苦的学习,考上了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。这改变了我的一生,使我走向了从事图书馆工作,终生与图书馆工作结缘的道路,使我走向了以图书馆的藏书为资料,从事学术研究的道路。在北京大学,使我开了眼界,能接触到外部丰富多彩的世界,了解到各级领导、教师、大学生等文化、教育界的各式各样的人物。政治上,经历了反右、反右倾、大跃进自然灾荒与政治灾难等多次的政治运动的风暴与浪潮,经受了考验。度过了难关。也享受到受教育的学校学生生活。从宿舍、教室、图书馆到食堂的单调学习生活。同时,也享受到业余的交谊舞娱乐生活。第一次参加交谊舞会,是在1957年的1231的元旦庆祝晚会,地点在能容纳数百人吃饭的大饭厅。那天晚上,我穿上西服,化妆成英俊的留学生,参加舞会,当时,别提多精神,多臭美,多风光,心情极外激动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穿上西服。还照了像,然后,将照片寄回家乡雅料堂村大哥家宜处与母亲、姐姐秀珍处。他(她)们看到后,别提多高兴。我们沈家第一次出了一个大学生,爷爷的耕读梦想终于在我这一代实现了,他会含笑于九泉。

在晚会上,我不会跳,但是,经过同学张荣海、吴秀娟的帮助与言传身教,我领悟快,很快学会了跳快三、慢四。从此,我在校期间,只要有舞会,我都会去参加。除了我之外,班中的张荣海、吴秀娟、钱拱辰也经常去跳舞,我成为班中舞迷之一。

在跳舞时,我印象最深的是上海姑娘,许红音、白英彬,在跳舞过程中,因我们都是20多岁的年青人,看见这些年青而漂亮的姑娘,脸蛋红扑扑的,像苹果那样,性欲萌动,蠢蠢欲动,很有激情,心花怒放,特别开心,恨不得能与女生拥抱、亲热,总能在一起,说笑。但是,第一次与女生接触,不可能那麽快达到这亲密的程度。所以,希望经常能邀请到她,与她跳舞,以便进一步发展到恋爱的阶段。但是,1959年,为贯彻党的号召,我们都下乡劳动改造,舞会取消了,再也没有机会请她,与她跳舞

1961年,我被分配到天津市图书馆工作,正赶上三年自然与人为灾荒和经济困难时期。此时,在干部俱乐部、科学宫与大学还有舞会。我曾在医科大学、科学宫与女朋友郑微跳舞,但是,人太多,拥挤,场地太小,人碰人,根本没法跳起来。那时,没有政治运动,业余时间充裕,又正是青春萌动期,精力旺盛,迫切需要与姑娘交往,谈情说爱,以免菽寞。但是,好景不长,1964年,开始搞四清与五反,舞会取消。1965年,四清达到高潮,我去大港搞四清,1966年,爆发文化大革命,一切正常的娱乐活动均被当作资产阶级思想、情调与行为,把舞会看作是裴多菲俱乐部,加以批判,更别想跳舞。直到1976年,粉碎江青等‘四人帮’,广大人民与知识分子才真正解放。但是,需要长时间肃清流毒。

1976年,粉碎万恶的‘四人帮’,人们才从左的封建、禁锢的路线解放出来,但到1986年,才有舞会的出现。大学里,师生才开始接触交谊舞,社会上,才有舞会。我是在1986年冬天,南大图书馆举办庆祝元旦晚会上,举行一次舞会。我才‘文革’后第一次参加舞会。不敢与女生跳,只是与男同事跳。1987年夏天,我第一次参加工会举办的舞会,于是,开始参加工会的舞会活动,与年青而美貌的同事丁小云、何冬云、青松美、孙小勇等跳舞,同时,工会为了普及交谊舞,请了舞蹈大师颜红来教我们,我报名参加了学习班。通过一个星期的学习,我掌握了伦巴、探戈、兹特巴、华尔兹等舞蹈品种,这是拉丁舞,探戈是情人舞,要求男女配合默契,用眼神、姿体语言、姿态来表现情人的动作,帯着感情跳,才能跳得好。从此,我又与舞蹈结缘,离不开跳舞活动。在九十年代,全国掀起了跳交谊舞的高潮,不管是在高等学校,还是社会上,都有许多大小的舞厅、舞场,舞会。在南开大学的工会、体育馆,周六、日都有舞会,此外,天津大学、医科大学、师范大学的工会、学生活动中心、食堂也有舞场。在干部俱乐部、佟楼、常州道等地方也有收费的舞会。我经常利用业余时间,一般在学校的舞场、舞厅与学生跳舞,有时,也去干部俱乐部等社会上的舞场跳。由于我有舞蹈基础,跳得比较好。跳舞流畅,踩点准确,形态优美,动作萧洒,曼妙,轻盈,花样多,帯有艺术性、表演性与欣赏性,男性以眼盯视女性来满足性欲的,女性是通过身体的接触产生快感,与女伴配合默契,协调与同步,所以,女伴感到轻松,不拘紧,心情愉快。因我跳得好,帯得好,与我跳舞能学得快,学到许多花样,有不少的女大学生都愿意找我跳。一般每次舞会,可与4-5个女生跳舞。

通过多年的跳舞,我感到有许多的好处。

跳交谊舞,可以养心,宣泄感情。在舞场,有乐队伴奏音乐,放舞曲磁帯录音,有欢快、帯有节奏的舞曲,会使舞者沉醉在轻歌曼舞中。心、身累全无,物欲、自我全忘,让你忘记一切烦恼,忘记一切痛苦,伤心事,忘记疾病,疼痛,使你心情愉快、舒畅、舒适与舒服,开心,轻轻松松地度过一天。 

跳舞可以健身,使身体得道锻炼。跳舞时,不像体育锻炼那样的枯燥,紧张乏昧,是在轻松、愉悦与雅致的环境中翩翩起舞,优美的舞曲的伴奏下,能帯动人的情绪和情感,使心情舒畅,放松,可和舞伴进行语言交流,宣泄情感、欲望,有节奏的音乐舞曲伴奏。跳慢四,可以治高血压、心脏病,跳华尔滋,可治腰疼,跳探戈,可治颈锥病,跳中四、快三步,可使全身运动,治关节疼,肿、麻、酸疼。同时,可减肥,治啤酒肚,驼背与八字脚,经常参加跳舞,跳舞时讲究舞姿,可使男士平时能挺胸直腰,注意仪表,打扮,注重良好的形象,优雅的风度,保持绅士凤度,健美的形态;可使女士保持苗条的身材,能步履轻盈,仿佛回到青春的妙龄年代。使身体有迅速的反应能力,保持敏感性,腰腿灵活,。样的锻炼,是最好的健生(身)方式,是一种享受。

跳舞可以产生美感,从而可养生。跳舞使男女的情感、性欲得到宣泄。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舞厅,怀境优美,灰色、暗淡而柔和的灯光照耀下,很有情趣、韵味,见到的是俊男靓女,欣赏到各式各样的服饰,还有优美的舞曲伴奏,使参加舞会的人心情舒畅,开心,男与女都充满着激情,兴奋,男士用眼近距离地见到漂亮而年青的女士的俊俏的脸蛋,匀称、苗条的身材,面对面地一起跳舞,能满足视觉的需求,是美的享受,而女士通过男士的赞美的语言、身体的接触,能满足虚荣心、听觉、触觉的需求。还有赏心悦目、优美、曼妙的舞姿,步履轻盈,让在场的观众眼花瞭乱,目不暇接,吸引在场舞者的目光,看他们跳舞是一种享受。使生活丰富多彩,充实。

在退休后的十五年中,我仍然利用业余时间,坚持去舞厅(场)跳舞,跳舞使我身体得到锻练,健康、精神愉快。在工作、教学与科研中,有所收获。被单位返聘后,能坚持上班工作;同时,从事教学与写作,退休后,至今已出版5种著作,编辑9种文集;手册4种,发表文章、论文20多篇。